酸甜苦辣,尽在“的哥行车日志”
    老“的哥”文明安全驾驶100万公里,他开了个微博记录的哥的酸甜苦辣欣慰的事,尴尬的事,无奈的事

    昨日新浪微博@搜索郑州发出一篇博文,郑州的哥行车日志第四篇:“郑州市出租车行业形象不良的根源”,出租车行业是体现一个城市社会风气的重要窗口,文明程度高低、服务质量好坏直接反映出城市的文明程度。

    通过网上查找,记者发现,郑州的哥出行日志已经写了近半年。讲述了不少的哥的所见所闻、行车经验,还有对出租车文明行车的建议。这位出租车司机是谁?他为什么要写日志?记者通过郑州市客运管理处联系到了这位的哥,他叫王国顺,48岁,1994年开始开出租车。晚报记者 廖谦 文/图

    48岁老“的哥”人朴实,文更朴实

    昨日下午,记者见到了这位的哥,穿着朴素的老王给人的感觉很和气、实在。老王说自己只有初中文化,开出租车已经17年了。开了个微博叫@搜索郑州,和微博里描述的一样:老王文明、安全驾驶100万公里左右,无一起责任事故无一起乘客投诉。

    谈到“的哥行车日志”,老王说当初也没想那么多,感觉开出租车这么多年,有些经验和想法,就写出来发到网上和同行及市民分享。日志里写出来的都是他的亲身经历和真实感受。

    老王的日志是今年6月份开始写的,“每天晚上收工后就开始写日志,也很辛苦,经常一写就是两个小时,凌晨三四点睡觉是常事儿。精神好了就多写点,太疲劳了就少写点,尽量每天坚持。”老王笑着说。

     尴尬的事儿:差点被大蒜味熏倒     2011年6月19日 周日

    上来一个胖子大哥,一上车就闻到了浓烈的火锅味道,一说话就闻出了他一定吃的是蒜蓉的调料。胖大哥从上车就开始了电话长谈,嘴里源源不断地喷出蒜气,把人给熏得恨不得跳下车去。

    欣慰的事儿:自己的建议被有关部门关注    2011年8月17日 星期三

    昨天我发的关于“对京广路与政通路通往航海路段解堵的建议”已得到“ZZIC”的回复。

   “网友:您好!您所提出的建议我们已转交交管部门研究参考!再次感谢您的来帖!”

    我于8月8日发的“强烈呼吁交警部门开展网上查询照片和网上复议”的帖子也得到了交警支队的回复。

不管怎样吧,一个普通市民的帖子能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和回复,很值得广大市民欣慰!

    无奈的事儿:被乘客“放羊”  2011年9月17日 星期六 白天小雨

    我在京广南路拉了个女孩。到了京广北路河医的一个小门口时,这个女孩下车说让我稍等两分钟,她到门口拿个东西就走。我看她是个挺老实的小女生,而且车费也只是起步费,也不好意思要押金。就这样,让我左等右等,等了有十分钟她也没再回来,我一看是被“放羊”了,就只好开车走了。

    助人为乐的事儿:开车送乘客遗忘的手机   2011年8月6日 星期六 白天小雨

    晚上,在东明路与纬五路拉了一对小情侣去花园路的刘庄, 到了刘庄,表上显示22元。那个男孩就说我的表有问题,说他白天堵车才22元,晚上又没堵车也22元。我就对他说晚上十点后有两元的夜补,他还说我蒙他。

    乘客下车后我就顺花园路返回市区,快到三全路口时突然听到车后有音乐声,回头一看后座上有部手机,不用说一定是刚才那两位忘到车上了。于是我直接调头回去,到了刘庄,那个女孩都急得快哭了。我把车停在他们身边,对他们说:“别打了,手机还在座上,我连摸都没摸一下,拿走吧。”女孩开门去拿手机,男孩一个劲地说谢谢。女孩掏出20元钱要给我,说是算我送手机的油钱。我笑笑说“不用了,也没跑多远”。其实,有时出租车司机并不是只为要那一二十元钱,要的只是乘客的那份心意。

    呼吁出租车司机文明行车  2011年12月20日 星期二

    部分出租车司机为多拉快跑,为一己私利,不遵守交通法规,遮挡号牌、随意调头、随意停车上下乘客、强行超车、抢灯,根本不顾乘客的安全,给行业带来很坏的影响。

    个别出租车司机不注重车容仪表,外表看上去脏乱不堪,有的是座套污渍斑斑;还有的司机载客时,尤其是载乘老人与妇女儿童时嘴上叼着香烟;还有一些司机大白天在路边随地小便。这些不文明行为也同样毁坏了出租车行业的形象。

                                                              (郑州晚报/廖谦 文/图 /2011-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