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郑州地名-地名故事
污水沟变成解放路

    解放路最早是由一条河和两条路改建而成。路中间是条河,它原是金水河故道从西部流到此处,再往东北经河阳街、北下街,向城北流去。河南岸那条街叫顺河街,河北岸的叫迎河街。这里的东段仅有一座五虎庙(今二七宾馆位置),是一个遍地荒冢、荆棘丛生、无人居住的沙岗。

    民国初期,随着京汉、陇海铁路在郑州交轨,郑州老城区不断向西扩展,五虎庙周围开始热闹起来,渐成街道。河北岸叫迎河街,河南岸叫顺河街,河水从中间由西向东流。那时的迎河街、顺河街西段至现在的铭功路口曾有一座铭功桥,桥西边的街叫慕霖路。

    随着平汉、陇海两条铁路建成通车后,因距市区和火车站很近,慕霖路附近建有几处建筑物,有些老郑州人还留有印象。1912年慕霖路西侧有一间慈善医院(又叫施药医院),医院东边有一天主教堂。1913年,陇海铁路在慕霖路西建有陇海铁路郑州北站(现解放路铁路局车辆段)。1919年,明远电灯公司为利用金水河道,从大同路迁至慕霖路南侧(现供电局大院)安装一台175千瓦卧式蒸汽发电机,向少数商铺供电。而此时,郑州人口也随之急剧增长。金水河故道南边、德化街东边五虎庙一带开始繁荣起来,五虎庙东边的德聚楼和德义楼饭店名气大,属当时餐饮业的名牌店,生意好得很。顺河街和迎河街上的各类铺子也多起来。随着河两岸以及周边一带手工业和商业的快速兴起,金水河逐渐遭受污染,河堤及岸边的树木受到破坏,河道内倾倒的垃圾、粪土等逐年增多,河道雍塞,流水不畅,汛期河水经常泛滥成灾。

    1939年7月,郑州连降大雨,金水河河水漫溢,大水过膝盖,积涝成患,德化街、西关大街口淤泥达三尺厚,商户和群众怨声载道。同年8月,郑州一专员主持,会同商会、市民将金水河改道至市外工程开工,将原流经迎河街、顺河街、慕霖路、长春桥(二七广场位置)改由西郊菜王村附近,流经医学院、北闸口、大石桥向东流去,即成现在的流向。原东流河道改为市内季节性排污泄洪沟,沟两侧小商小贩很多,商贩摊前熙熙攘攘,又脏又乱,垃圾遍地,造成沟内常年流进的澡堂污水,熟皮行、骡马行排进的污泥浊水横流,蚊蝇成群,臭气熏天。

    1950年,郑州市填平金水河,拆掉铭功桥,将原慕霖路、顺河路、迎河街合并,建成长971米,宽23米水泥砼路面,街心设2.84米宽的花坛,路旁植树,甚为壮观,这也是当时郑州最宽的高级路面,堪称郑州“第一路”。因1948年10月22日郑州解放时刘邓大军是沿着这几条街进入郑州市区,所以将此路命名叫解放路。解放路也成了郑州市铺建的第一条水泥砼路面的街道。解放路建成后,市民甭提有多高兴了,当时有民谣传唱:“三街臭沟烂草屋,五虎庙中垒白骨,人民翻身当了家,臭沟变成解放路。”

    1950年,解放路上最早建起了解放路一小和解放路二小两所小学。1952年2月7日,各界人士数万人在解放路东头(现二七广场)公审杀害司文德、汪胜友两位烈士的凶手张世荣,将张犯就地处决,此后这里被命名为二七广场。同时为纪念两位烈士,人们在此建了一座木塔,塔尖立有一闪闪发光的红五星,象征二七精神永放光芒。

    20世纪六七十年代,解放路上有四大建筑闻名全郑州。“一是郑州最大的书店新华书店,进入店内,满眼都是书籍,一排排书架一眼望不到头;二是郑州市自来水公司,碉堡形状的自来水水塔,远远望去格外醒目,堪称当时郑州最高的建筑;三是郑州手工业大楼。当年手工业大楼,热闹非凡,仅郑州本地生产的物品就琳琅满目,自行车、手表、缝纫机、收音机等‘三转一响’,声名曾在中原地区红极一时,经常有外地客人来此购买;四是郑州市人民银行大楼。目前,除银行大楼尚存外,其他三大建筑均已拆除。”

     1979年改革开放后,解放路像久旱逢甘雨的禾苗,迅速发展,兴旺昌盛,街道两侧高楼林立,工商业单位达59家。中国人民银行郑州市支行、郑州市工商银行、郑州市第二人民医院、二七宾馆等都坐落在这条街上,还有二七区公安分局、法院、检察院、伊斯兰教协会。

    2010年12月26日,历经三年建设,投资近6亿元的郑州第一座斜拉式立交桥-郑州解放路铁路跨线桥立交桥,在市民的期盼中顺利通车了。该桥全长1710米,主桥为双塔单索面三跨斜拉桥,双向六车道,长460米,宽度33~42.07米,双塔高64.5米,是目前郑州市最长的立交桥,也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座同时跨越两条铁路的立交桥。它的建成通车,不仅为郑州市增添了一处重要的地标建筑,而且是城市西区与二七广场、火车站地区的一个重要联络通道,一举改变过去铁路东、西两片区交通受制于铁路影响,仅靠涵洞通行的“瓶颈”状况。解放路立交桥的如期通车,终于让郑州拥有了一条跨越铁路的东西大通道,可以有效缓解火车站地区和二七广场商业中心区的交通压力,对于促进郑州经济发展、方便人民群众生活具有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