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顺嘴说交通
顺嘴说交通(三)
   
    郑州这个城市充满爱,爱她的市民发现了她的伤疤,爱她的管理者及时抚平伤疤,让城市更美丽,让交通更顺畅,让生活更舒适!----《郑州晚报》记者廖谦

    为郑州人民出行服务,辛苦我一人,方便千万人;用我的辛苦换取大家的便利 !
   

                                     我为郑州交通建言献策

20057.文化路与红旗路北向南,只有直行车道却无右转车道;(2020.01.13)

20056.文化路与红专路北向南,空牌最右侧车道是单右转,而地面标线却是直+右;(2020.01.13)

20055.陇海路与玉凤路西向东路口,现在已经取消左转通行,可是信号灯却还有左转信号指示;(2020.01.13)

20054.秦岭路与西流湖路北向南的最左侧车道是BRT快速公交直行车道,而第二车道是左转车道,而信号灯怎么可以
      设置同时绿灯通行呢?(2020.01.13)

20053.东风路与丰乐路西向东空牌指示的右转车道指示错误,丰乐路是由南向北单向通行道路,是禁止右转的;
      (2020.01.13)


                               
2020年52条交通问题总汇报

   2020年第一号建议,强烈呼吁金水高架尽快设置硬隔离设施,依保障汽车驾驶员的人身安全;

   2020年第二号建议,建议政府部门尽快建立一个全方位的失物招领平台,让广大市民丢失物品有地方找,拾到物品的有地方还,

        【地标线与空中指示牌不符】

20003. 顺河路与未来路南向北,空中指示牌最右侧车道是单直行无右转,而地面标线却是直+右,偷偷给个惊喜;

20004. 金水路与燕寿路东向西,空中指示牌最右侧车道是单右转,而地面标线却是直+右,又偷偷给个惊喜;

20005. 电厂路与濮河路南向北,空中指示牌最右侧车道是单右转,而地面标线却是直+右,又偷偷给个惊喜;

20006. 文化路与丰产路北向南,空牌最右侧车道是单直行无右转,而地面标线却是直+右,又偷偷给个惊喜;

20007. 东风南路与东站南街南向北,空中指示牌最左车道是单直行无左转,而地面标线却是直+左调头,又偷偷给个惊喜;

20008. 东风南路与东站北街南向北,空中指示牌最左车道是单直行无左转,而地面标线却是直+左调头,又偷偷给个惊喜;

20009. 经南八路与十五大街西向东,空中指示牌是二个左转,而地面标线却只有一个左转车道,真是个坑;

20010. 国基路与普庆路西向东这么主要的道路,可空中指示牌竟然没有直行车道,可笑之极;

20011. 航海路与桐柏路南向北空中指示牌最右侧车道是单右转,而地面标线却是直+右,又偷偷给个惊喜;

20012. 天河路与坡阳路东向西空中指示牌最右侧车道是单右转,而地面标线却是直+右,又偷偷给个惊喜;

20013. 东三环与杨金路南向北,空中指示牌是单右转,而地面标线却是双右转,又偷偷给个惊喜;

20014. 文化路与俭学街南向北,空中指示牌是单右转,而地面标线却是直行加右转,又偷偷给个惊喜;

20015. 沙口路与黄河路南向北路口的空牌指示是四个车道一个左转,可地面标线却是五个车道二个左转,又偷偷给个惊喜;

20016. 京广路与保全街地面辅道,空牌指示是四个车道,而事实上却只有二个车道,那二个车道去哪里了,假大空;

20017. 大学路与政通路北向南,空中指示牌最右侧车道是直+右,而地面标线却是直行并无右转车道,又是个坑;

20018. 长江路与碧云路由东向西,空牌竟然没有右转车道,地面最右侧却施划有右转,又偷偷给个惊喜;

        【道路标线问题】

20019. 棉纺路与合作路西向东上桥,只允许早七点--12点,怎么想的;一天利用率5个小时,其他19小时闲置,而且经常有交警在桥上抓违规时间上桥车辆罚款;而就是在规定的早七点--12点允许上桥时间,也是所有上桥车辆其实都是违法上桥的;因为,在此上桥车辆,不违法碾压导流线根本就无法上桥;难道管理部门默许的违法就是不违法吗?

20020. 经三路与农业路一层的北向南直行车道的启点被高压线杆阻挡后,直行车道全部都是实线,车辆直行必须违法压线才能进入到直行车道;难道管理部门默许的违法就是不违法。

20021. 陇海高架的上桥口与下桥匝道之间几乎全部都是实线,有数百米之长;车辆不提前几百米靠边行驶,根本就再也无法不违法变道下桥,这很不合理;

20022. 南三环与连云路东向西辅道,要驶入右转专用道却没有虚线,必须违法压实线才能进入右转道;

20023. 经三路与丰产路南向北的农业高架上桥口处,实线一直施划到丰产路口,使向北右侧车道车辆上桥很难不压实线驶入农业高架。

        【交通设置不合理问题】

20024. 迎宾路的东向西交通通行方式设置严重不合理,主道只有一个车道却都是直行,而辅道也是一个车道,到路口时分为二个车道,一个左转,一个直行+右转;而且,虚线特短,要进入直行+右转很难不碾压实线。这样违背驾驶员习惯与常理的设置非常其他,而且不可思议,行驶迎宾路就连出租车司机到此都是心惊肉跳;

20025. 东明路与顺河路北向南,左转与直行在一个车道,信号灯却错时绿灯,造成相互干扰,理论上一个信号周期只能通过一个左转与直行车辆,这合理吗?

20026. 农业路与花园路东向西的左侧第二车道,是一个直行+右转车道,但信号灯却错时绿灯,造成相互干扰。

20027. 大学路与中原路东向西的左侧第二车道,是一个直行+右转车道,但信号灯却错时绿灯,造成相互干扰。

20028. 陇海路与货站北街向南只是短短二百米的一个街道,却能独享一个左转车道,常常是左转车道空无一车,而直行却经常排成长龙,建议取消左转车道改成直行;

20029. 经三路与农科路南向北,自从封闭提前调头路口后,左转车道常常排长队,建议允许红灯调头和延长左转绿灯时间;

20030. 经三路与农业路的南向北的左转车道,也是排长龙,非常难左转,而且没有待转区;

20031. 纬五路与未来路南向北左转常常排长队非常困难,建议延长左转绿灯时间;

20032. 秦岭路与棉纺路北向南的左转车道,也是排长龙,非常难左转,而且没有待转区;

20033. 中州大道与国基路的南向北下桥匝道没有右转车道,下桥车辆怎么右转?

20034. 中州大道与长江路的南向北下桥匝道也没有右转车道,下桥车辆怎么右转?

20035. 金水路与东三环南向北,三层隧道车出来的右转车道需要横跨几个车道才能右转,非常不合理;

20036. 东三环与北三环快速路的南向北,西向东,都没有连霍高速入口引导牌;

20037. 陇海路与大学路东向西主道,竟然只有左转而没有直行,直行必须进入辅道,完全违背了正常的驾驶思维与习惯;

        【树枝遮挡问题】

20038. 文化路与俭学街北向南路空中指示牌被遮挡;

20039. 东风路与信息学院路东向西的空中指示牌被遮挡;

20040. 东风路与信息学院路西向东,信号灯被遮挡;

20041. 九如东路与商务外环北向南空中指示牌被遮挡;

20042. 九如路与商务外环南向北,空中指示牌被遮挡;

20043. 秦岭路与汝河路北向南,空中指示牌被遮挡;

20044. 秦岭路与淮河路北向南,空中指示牌被遮挡;

20045. 金杯路与宏达路南向北;空中指示牌被遮挡;

20046. 京广路与赣江路北向南;空中指示牌被遮挡;

20047. 南丰街与丰乐路南向北;空中指示牌被遮挡;

                【路名路牌问题】
20048. 京广快速北向南过了南四环后,空牌指示下一出口是“豫一路”,而到达出口时,此出口的空牌标的却是“浔江西路”;

20049. 农科路与科新路南向北,空牌指示下一条道路是“金基路”,可是,此路的路名牌却是“科源路”;

20050. 西三环与化工路西向东路口的指示牌指示向南为断头路,可实际上却并不是断头路;

20051. 紫荆山路与陇海北一街的北向南,左转车道设置在中间车道,可是却没有空中指示牌,司机根本就找不到左转调头车道;

20052. 中州大道与航海路向南的原来的香草路,不知什么时候改成了庆祥路;但是,在中州大道与航海路向南的空牌,却有二块牌,一个是香草路,一块是庆祥路,不知该依那个为标准;

    (2020/01/03)

 

顺嘴说交通(三)
的哥观察-搜索郑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