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顺嘴说交通
95128已死 网约车威胁仍在 出租车行业加强自律才能涅槃

    具有23年驾龄的老司机王国顺没有想到,打车江湖被一个软件搅得天翻地覆。从接受打车软件到联合抵制,到与网约车大战,再到寻求对抗利器,王国顺经历了诸多的心路忧伤。这个见证了郑州市出租车行业整个历史的老司机,在变局面前,有着怎样的思考?



    □东方今报·猛犸新闻首席记者 李长需/文 首席记者 袁晓强/图

    出租车行业出现颠覆性变局

    “太伤心了,走到河医那里,看到几个人举着手机在等车,竟然没有一个人拦出租。”几天前的一个深夜,王国顺在他所创办的一个出租车司机群里如此感叹。

     这样的感叹不时会在群里响起。有一个同行还形容,等网约车的乘客看他的眼神“很复杂”。

    活儿越来越不好拉,每天的收入跟以前比减少了三分之一。作为具有23年驾龄的老司机,王国顺的危机感越来越强烈。想起1993年郑州出租车——“面的”刚上市时的情形,他没有料到会有今天的境遇。

    那时,姐姐刚买了一辆“面的”。作为下岗职工,闲着没事的王国顺就想开开试试,没想到生意出奇的好,每天能挣两三百元,干上两三天就能挣以前一个月的工资。第二年,他就凑了五六万元买了自己的第一辆“面的”。

    因为生意好,两年之内,“面的”从零一下子发展到7000辆,达到了饱和状态;政府也开始说起经营权问题。又过了两年,再上了3600辆,变成过饱和,于是实行“运六歇一”,接着出现“打车难”,又恢复正常营运。反反复复之后,到了2002年,他的“面的”换成了“轿的”;2009年,又换了第三辆车;今年,到换第四辆车时,他发现,一切都变了。

    当初那个带着大水杯、脖子上搭个大毛巾开始起步的老司机王国顺,没想到变化这么快。创办点击率突破300多万次的大型地名搜索网站“搜索郑州网”,写作13万字的实用性手册《车轮上的郑州》,绘制郑州京广快速路地图……这些让他成为郑州出租车行业形象标杆的履历,都已成过往。作为郑州出租车行业的活历史,他在努力思考着这颠覆性的历史变局。

    出租车与网约车的江湖乱战

    三四年前,当打车软件刚出现时,王国顺和他的同行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极具威胁的搅局者。

    作为第一批使用者,王国顺和他的同行起初只是认为,打车软件方便了乘客和司机,都很欢迎,即便发展起来,大不了每月给他交一笔使用费。更何况,每月可以增加一千多元的补贴,何乐而不为呢?但没想到,一年多以后,居然兴起了黑车。他们这才意识到,原来打车软件在利用他们养大自己,养大之后再跟他们竞争。意识到这种“骗局”之后,他们纷纷卸载了软件,联合起来抵制。

    围堵与反围堵,这种出租车与网约车的江湖乱战,接下来便在城市的每个角落里上演。让王国顺印象深刻的一次冲突发生在新郑大附近,叫了网约车等不及的乘客上了出租车,被恰好赶到的网约车司机拦住。双方通过微信群各叫了数百人对峙,多亏警方出动才平息了事端。

    在王国顺看来,买个车注册一下就能上路,没有任何限制,这无疑把郑州市出租车市场弄乱套了。郑州周边包括周口、平顶山等地的私家车,乃至四川、安徽等地的私家车都来郑州跑起了网约车。听客运管理处一负责人说,仅在郑州注册的网约车就达30多万辆,正常营运的有3万多辆。

    这么多车上路,影响的不仅是出租车的生意,还造成停车越来越难、交通越来越堵等问题。像在万达广场、火车站等车位紧张地区,停的大多是网约车;一些堵车的地方比如百货大楼一带,过去到晚上7点半以后就不堵了,现在到十一二点依旧堵,这都是因为网约车聚集。

    95128到今天已名存实亡

    尽管对网约车有诸多抱怨,但王国顺承认,打车软件顺应了社会发展潮流。既然是潮流,出租车司机们为何不弄一个自己的打车软件呢?

    这个还真有。去年夏天,95128宣告诞生。终于有自己的打车软件了,王国顺和他的同行们期望很高,将其视为与“滴滴”们一决高下的利器。最初推广的日子,他们像打了鸡血一样,在群里集资了几千块钱,准备印制宣传条幅和车窗广告。后来他们收到了1万多元的赞助费,就印了大量的条幅和广告,五六十人冒着酷暑一齐出动,跑到几个加气站义务宣传,给每辆去加气的出租车顶灯和后窗都贴了95128的广告。

    “我们三四天没干活,都是憋着一口气想把这个软件推广出去。”王国顺说起当时的情形,至今记忆犹新。他们在随后的营运中也不断向乘客宣传,但使用了一段时间之后,却越来越失望,用95128几乎接不到叫车单子。不但耽误事,还费流量,大家就纷纷不用了。直到今天,用他的话来说,95128已经名存实亡。

    王国顺用95128一共只接了三个单子,现在早已不用了。一个让人期望很高的技术平台,为什么没有做成功?王国顺说,这是不操心的结果,没有利益挂钩,就不舍得下工夫,因此根本无法跟“滴滴”们相比。他说,之前,有乘客反映,叫了单子,却显示没有车辆;但好多司机都开着平台,却看不到单子。司机师傅们不明白问题出在哪儿,有人拿两个手机,一个用来叫单子,用另一个接自己叫的单子,居然也没有成功。这显然是平台的问题。乘客叫一回叫不到,叫两回叫不到,谁还用?

    王国顺甚至感叹,那么大一个交通部,都不能为260万个出租车司机开发出一个自己的打车软件,真伤心。

    出租车行业加强自律才能涅槃

    其实,王国顺早已认识到,网约车的存在不可逆转,如果出租车弄好的话,是可以与网约车并存的,有网上的需求,有路边的需求,这挺好。

    但关键是现在的出租车行业口碑不好。黑车越来越多,套牌车越来越多,拒载越来越多,“小老虎”越来越多……这些乱象令王国顺痛心,也造成了出租车竞争力的下滑,生意怎么会好?虽然违法的司机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但一粒老鼠屎就会坏掉一锅汤,如果不加以改变,出租车只会越来越没人坐。

     分析出租车市场混乱的原因,王国顺认为,是违法成本低和管理不到位所致。就违法成本而言,像安装“小老虎”,在郑州市出租车管理条例中并无明确处罚规定,只能按照条款中不正确使用计价器最高罚款2000元的规定进行处罚。但这2000元的罚款,他一个月就能挣回来。一个不贪心的司机,一次向客人加价2元,一天就可以多挣五六十元;贪心一点的,甚至加到一百多元,一个月逮他一回他还挣钱。违法成本低,违法司机根本不在乎。像这种情况,就该修改已实行十几年的郑州市出租车管理条例,加大惩罚力度,实行零容忍,逮住一次,就把他清除出去。

    王国顺说,市场混乱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执法力量薄弱。出租车的管理部门,从2015年10月就由客运管理处换成了郑州市交委,但交委执法队员只有100多人,还要管理火车、汽车等那么多的场站,根本没有更大的精力来规范出租车的营运。“我们知道他们确实也很努力,但确实力不从心”。

    人手不够,技术手段能解决吗?去年,各个出租车统一安装了智能终端,说可机打发票、查车辆运行轨迹、查营业额等,还可以查黑车,但从使用效果来看,“一点用都没有,唯一起的作用就是顶灯做了广告”。
王国顺期望出租车通过严加管理等实现自我涅槃。不然,怎么跟网约车竞争?





顺嘴说交通-搜索郑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