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郑州网 | 司机宝典| 交通快讯热点关注 | 办事指南 | 交通法规 | 驾驶技巧 | 汽车小贴士 | 趣闻轶事 
14次违章每次都罚200 登封车主不服处罚PK交警队

    一张电子眼罚单200元,相信很多车主都知道,并且习以为常。但是,这中间是否有不合理的地方存在?登封一名市民对此就提出了异议,并将交警大队推上被告席。这名车主认为,电子眼处罚属于行政处罚决定书中的简易程序,我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用简易程序对公民个人只能处50元以下罚款,但交警队却用简易程序对吕建处200元罚款,显然不妥。登封市法制局受理了此行政复议案,并于昨天举行了听证。

  ◎14次违章  登封车主状告交警队

  今年4月份,登封车主吕建以为自己的车到了审验期,到登封市交警队查询。令吕建吃惊的是,虽然自己的车还有一年才到审验期,但被电子眼拍下9次违章,再加上违规停车,共有14次违章记录。吕建说,这不是他恶意违章,而是由于多人借车驾驶造成的。

  2011年5月30日,吕建接到了登封市交警大队送达的14份简易程序处罚决定书,每份均处罚款200元,共计2800元。对于登封市交警队作出的行政处罚,吕建发现了许多疑点。

  为什么每次都是罚200元?他详细了解相关法律和规定后,向登封市政府法制局提出行政复议申请。

  ◎简易程序罚200元  车主认为程序违法

  交警队送达的14份行政处罚决定书均表明其适用的是简易程序。吕建的代理人张新敏说:“我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用简易程序对公民个人只能处50元以下罚款,但交警队却对吕建处200元罚款,显然不妥”。

  对此,交警队解释说:《行政处罚法》施行于1996年10月1日,《道路交通安全法》施行于2004年5月1日,该处罚依据的是《道路交通安全法》第90条之规定,按照“后法优于前法”的适用原则,并无不妥。

  张新敏并不认同,他说:“‘后法优于前法’是在我国《立法法》第八十三条中体现的,是指同等效力的情况下的同一事项,新的规定与旧的规定不一致时,后法优于前法适用;《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条是对违法者应该承担法律责任作出具体处罚幅度20~200元的规定,而《行政处罚法》第五章第一节是对行政处罚适用简易程序的具体规定,两部法律规定的事项根本不属同一事项,交警部门‘后法优于前法’的说法明显错误,是故意混淆是非。”

  ◎自由裁量定上限 涉嫌恶意搞“创收”?

  交警队对吕建开出的14份“罚单”,每份均为200元。对此,张新敏说:“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条‘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处警告或者二十元以上二百元以下罚款’之规定,交警有20元到200元数额的自由裁量空间,但交警队无视违法情节,均按上限作出处罚,是明显的滥用国家赋予的自由裁量权。”

  “司机违章并不是恶意的,他们也怕罚款,但有时是迫不得已的,比如急躲车、停车难造成的违章等,交警应视情节作出或轻或重的处罚,而不能一律按上限处罚,这有失执法的公正和公平,是交警队通过罚款追求创收的一种表现。”代理人张新敏如是说。

  ◎违法定性用“或者”车主认为很好笑

  交警队下达的其中5份处罚决定书中对违法事实表述道:“驾驶人不在现场或者在现场但驾驶人拒绝立即驶离。”对此,张新敏说:“《处罚决定书》是非常严肃的文书,连交警部门都弄不清是违反了哪一种行为,怎么就能糊里糊涂地下达处罚决定呢?驾驶人要么在现场,要么不在现场,不可能两者同时兼有嘛。”

  张新敏还发现,交警队提供的“电子眼”拍摄的违法照片很不清晰,不能真实反映车辆的违法行为和违法行为发生地的状态。他认为,交警队对车主的行政处罚事实不清,严重缺乏证据,且违反了《行政处罚法》程序大法,应撤销处罚决定。

  ◎“电子眼”成罚款机?  车主欲打公益官司

  吕建说,如果协商解决不了,他还要将登封市交警大队告上法庭。

  “我觉得这个处罚并不合理,我告登封交警大队,与他们并无个人恩怨,而是代表广大车主说话。”吕建说,如果要打官司,他打的将是一场公益官司,关系着所有车主的合法利益。

  吕建说,我国《行政处罚法》规定,纠正违法行为,应当坚持处罚与教育相结合,教育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自觉守法。而交警部门却偏离这一立法宗旨,只罚不教,把“电子警察”当做罚款机,个别地方还将“电子警察”设在树丛里,违背了立法目的。人们不该对这些不合理的东西习以为常,他将站出来,以个人案例给大家一点启示。

    ◎交警大队长:  这是国家规定的

  昨天下午,登封市交警大队姚队长说,对于此事,他并不是很清楚,但是,“登封交警大队只是按照国家标准来进行处罚,不可能与其他地方有任何差别。”

  东方今报记者了解到,在昨天的听证会上,并没有进行最终裁决,但交警大队和车主吕建都表示愿意协商调解。

  ■律师说法

  若程序有瑕疵  则处罚该被撤销

  天之权律师事务所郑州分所律师张少春认为,如果行政处罚程序有瑕疵,违反法律规定就应撤销。如果吕建对行政复议决定不服,可以提起行政诉讼。

  从法律角度分析,《道路交通安全法》和《行政处罚法》虽然颁布实施时间不一样,但二者法律效力相同,且《道路交通安全法》为后法,理应优先适用。

  但是,张少春律师指出,《行政处罚法》侧重于程序性规定,《道路交通安全法》则倾向于实体性规定。如果交警部门的处罚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单位或个人可以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该处罚;其上级机关或法院也有权撤销。这是我国行政法律体系的基本原则之一。

  ■相关链接

  郑州律师状告交警部门

  2007年5月28日,河南天基律师事务所律师李风华被郑州市公安局交巡警支队三大队罚款200元违章费及30元拍照费,李风华认为“电子警察”处罚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向二七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李风华还质疑“‘电子警察’成了罚款机”。据了解,这是郑州市第一次有市民向“电子警察”“发难”。

   (2011年07月30日/东方今报/首席记者申子仲/记者邱延波)

司机宝典-搜索郑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