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饮食文化
远去的“火车牌”冰糕
      年岁大些的郑州市民大都还记得曾经流行于郑州街头的“火车”牌冰糕,它始于上个世纪的50年代,风行于六七十年代,至80年代后才销声匿迹。那时,每到炎夏时节,郑州的大街小巷充斥着乡音十足的吆喝声:“冰糕——3分儿,火车牌冰糕”、“白糖冰糕”、“带豆冰糕”。

   那个年代,郑州市面上的冰饮单一匮乏,远不像现在的冰饮市场品种繁多,那时只有在夏季才能觅到冰糕的踪迹,且像是约定俗成的一样,每年“五一”过后冰糕才开始面市,秋后即停售。那些卖冰糕的人几乎清一色都是老太太,穿着样式相同的白色围裙,头戴白色帽子,推着各式各样的手推车,但车子里存放冰糕的木箱子却是统一的白底红字,编着城区名称和号码,也有少数肩挎或骑自行车兜售的,多在近郊一带。掀开白色的木箱盖子,里面用小棉垫覆盖着码放整齐的长方形冰糕,有数百个之多,是由郑州食品厂生产的。取名“火车牌”可能缘于郑州为全国的铁路枢纽和郑州人与火车的一种情结。由于“火车牌”冰糕味美价廉,深得人们的喜爱,因而就像郑州火车站的火车一样叫响四面八方。20世纪70年代的郑州街头曾经出现过“南方牌”、“新华牌”冰糕,在原白砂糖基础上又推出了牛奶味和其他果味的,售价为5分钱一个。另有省军区军人服务部也制作了多种味型的冰饮,成为人们夏日里的新宠和最爱。记得那时吃剩下的冰糕棍还可以废物利用,小朋友们用它们编成小扇子或玩叫挑冰糕棍和冰糕纸的动手动脑游戏。

   那些走街串巷、卖力吆喝、给人们带来甘甜凉爽的卖冰糕者是非常辛苦的,小脚老太太们一大早就得去排队批发冰糕,然后推着小车沿街叫卖或择一树阴下卖,由于不停叫卖,喊得嗓子冒烟,自己也舍不得吃一个冰糕。一个夏季能挣二三百块钱,这在当时也不算个小数目,足够补贴家用或给孙儿们过年买新衣发压岁钱了。

   改革开放后,物品日渐丰富,郑州街头的冰糕售卖声渐稀。20世纪80年代中期就被琳琅满目的冷饮店所取代,“火车牌”等冰糕也难觅其踪。现在我邻居的家中仍存放着一只白色的老冰糕箱,当年推着它沿街叫卖冰糕的老太太早已过世,因而这只承载着老人辛劳和记载着岁月变迁的冰糕箱弥足珍贵。时至今日,当年那耳熟能详的“冰糕——3分儿,火车牌冰糕”、“牛奶冰糕,买俩1毛”的吆喝声犹在耳际,让人倍感亲切。
饮食文化-搜索郑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