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郑州逸事
童年时的冬天记忆-冬储菜

    俗话说的好,民以食为天。不管什么时候,人们的生活中都少不了吃饭。然而,不同的年代,饭桌上的东西却不一样。从百姓餐桌上的变化,就可以看出时代的巨变。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每到立冬前后,也就是每年的11月1号到15号,家家户户都会在忙活一件大事--储藏过冬菜。那个年代,物资匮乏,生活水平也低,不像现在有蔬菜大棚和温室种菜,蔬菜全靠四季的自然生长,什么季节有什么菜。要是不储藏过冬菜,冬天就没得吃。

    而秋冬季节市面上常见的时令蔬菜也只有大白菜、萝卜、大葱三样。其中又以大白菜为主,老百姓都戏称为“看家菜”。所以,在那个时代,老百姓一冬天就靠这老三样了。不管好坏,只要家里面能储存几百斤这些菜,就可以吃到来年开春,心里也就踏实了。

   

    可对于政府来说,保证冬储菜的供应,就是保证了居民半年的菜篮子。尤其大白菜是稳定社会、稳定市场的政治菜。各单位都把冬储菜当作一项重大的经济任务和政治任务来完成。政府都会里门成立冬贮菜指挥部或领导小组,负责“冬储大白菜”收购、运输和销售。为了保证供应,国家对大白菜实行统购包销,不允许农民私自卖菜。

    那时候的“冬储菜”都实行暗补,就是政府高价收,再低价卖给居民。而在当时那个票证时代,买工业品得有工业券,买粮食得有粮食本,买副食品也是凭证限量供给,居民们购买“冬储菜”也不例外的是凭证购买,按人口供应。我记得,郑州市那时应该是每家每户按户口本发有副食品票,票是有号码的。政府会根据不同的供应公告居民使用几号票购买何种商品。如春节时的香烟,名酒,糖果等等。

    冬储菜销售开始后,家家户户居民往往是全家出动,天还没亮,蔬菜站前就排起了披着棉大衣的人群,家属楼内到处是搬运白菜的人流,路边堆着成垛的大白菜,人们排着长队登记购买。购买后,再用自行车、小推车等等五花八门的运输工具将冬储菜搬运到家,直到家家户户都买好了,市场才会归于平静。而最忙最累的还要属那些战斗在第一线的商业职工。他们要在短短的十天里,把几亿斤冬储菜推向市场,除了日夜奋战没有别的办法。

    家家户户把冬储菜买回来后,也并非就高枕无忧了,冬储菜还需要储存技巧。白菜一般需要在早上太阳升起的时候把白菜摊开凉在地上,晚上太阳落山的时候再把一棵棵白菜搬回家中,这也是一件非常头疼的事。这个过程一般需要一星期左右,直到把大白菜表面的水气晒掉,以便于储存。然后,把晒好的白菜码放好,再在上边盖上破被子、麻袋或者草帘子防冻就行。而萝卜和大葱储存相对省事,一般只需挖些土,将它们埋在土中就可以了。

    那时候冬季蔬菜的品种少,居民冬季吃的最多的菜应该是白菜炖粉条了。其次,就是炒萝卜,挑(就是凉拌)萝卜了。而且各家各户也会琢磨尽可能的使家庭的餐桌多样化。首先是夏季就开始晒西瓜酱,冬季把萝卜切成条,晒干后腌成萝卜干,还芥菜疙瘩、腌雪里红、泡糖蒜。那是生活困难,吃饭没有油水,就买些肥肉炼油,吃面条时放一些。我家住在熊儿河边,很多居民都养有鸭子,偶尔还有咸鸭蛋吃。

    进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国家调整政策,放开市场,增加对农民的科技投入,农民的生产积极性越来越高,老百姓的菜篮子也越来越丰富。可是,为了保险起见,国家仍旧严格控制大白菜的生产和销售,每年的11月1号到15号仍旧是几亿斤大白菜突击上市。到了二十世纪80年代末期,一进入白菜季,大街小巷的白菜就开始堆成了山,都卖不动,政府大力动员居民、各单位、机关储存大白菜,老百姓管这叫“爱国菜”。

    二十世纪90年代以后,我国彻底打破了国家对于蔬菜产销的控制,全国范围的蔬菜大市场、大流通逐渐形成,真正做到了由市场来决定一切,从“有啥吃啥”到“吃啥有啥”。现在,冬季的餐桌都不再是单调的了。即使在冰天雪地的时候,市场里各种蔬菜也是琳琅满目,翠绿新鲜,除了价格上略高一点之外,和夏季没有太多的不同。各色各样、让人垂涎欲滴的美味佳肴应有尽有。

    在上世纪的几十年里,从60年代的当家菜,70年代的政治菜,到80年代的爱国菜,一棵普普通通的大白菜本是老百姓餐桌上一道普通的蔬菜。然而几十年来,在不同的时代它却被赋予了很沉重的含义,从那时走过的人,几乎都有一段“大白菜的故事”。其实,几十年来,大白菜本身并没有什么变化,变化的是大白菜背后,老百姓的生活。


郑州逸事-搜索郑州网